全文

  我妈妈跟着我来到美国,却在短短几十天内成了黑人帮派的性
  奴和精液公厕,以至后来因奸成孕,生下黑人的杂种并开始分泌乳汁供淫辱她的
  人享用,耻辱的陷入永远无法脱身的淫欲地狱.
  如果不是来美国,我妈妈是一个普通不过的中年妇女,到美国时她刚刚年满
  55岁,从她工作了三十多年的中学英语老师岗位上退休。我妈妈跟我爸爸结婚三
  十年,生养了我和我哥哥两个孩子。除了我爸爸以外,她没有和别的男人发生过
  性行为。我爸爸的精力有限,因此我妈被肏得不频繁,过了45岁后更是稀少,一
  年能有几次性生活而已,每次也就是几分钟草草了事。我妈妈实际上是个性欲很
  强的女人,但因为我爸爸不能满足她,又由於道德观念的约束和自己心里放不开,
  我妈妈只好一直压抑自己的性欲。
  我是我妈妈32岁时生的。我哥哥比我大三岁.那年大学毕业后,我拿到美国
  一所大学的奖学金,来到美国读书。正好我在美国的大舅舅给我妈办了快十年的
  绿卡通过了,因此我妈妈退休以后也於次年五月来到美国,跟我住在一起。我爸
  爸暂时不能来,因为他是一个研究所的总工程师,还有五年才能退休。大舅舅来
  美国快20年了,在一家公司当中层经理。
  我妈妈不愿给大舅舅他们家添麻烦,而爸爸一个人在国内的工资不够在美国
  的开销,决定出去自己挣钱.而大舅舅正好有一个朋友在我们那个城市开中餐馆,
  就介绍我妈妈到他朋友的餐馆里打工.
  1234yao.
  我们住的那个城市曾经是美国工业发达的象徵,现在明显的破落了。那个中
  餐馆附近也慢慢蜕化成黑帮横行,罪恶氾滥的黑人区,有70%的黑人人口。店主
  老王,也就是我舅舅的朋友,靠着这一家小小的餐馆勉强度日,没有打算也不可
  能搬离这个地方,况且虽然是黑人区,但生意还过得去,就是没什么人愿意来这
  里打工,上一个跑堂的干了两个月就跑了。於是王太太亲任大厨兼跑堂,老王自
  己负责送外卖.我妈妈来了以后,就当跑堂兼厨房的帮工,每天从中午开始,一
  直干到晚上9点多。
  有一件事情,老王和王太太没跟我舅舅和我妈妈提。这附近有一个黑帮,帮
  派的成员90%以上都是黑人,他们向附近的小业主们收保护费,偶尔来吃吃霸王
  餐。除了这些以外,他们这个帮派的成员还对黄皮肤的女人有特殊的嗜好,有时

  就在店里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女服务生。
  我妈妈到老王餐馆工作的第三天中午,一个叫Kevin的黑帮成员不知道哪根
  筋搭错了,决定来老王的餐馆吃午饭。事实证明他不仅仅得到了一顿霸王餐。当
  我妈妈给他上菜的时候,他的眼睛就直了,因为我妈妈穿着国内带来的吊带连衣
  裙,白嫩的香肩和莲藕一样胳膊都露在外面。当时是六月份,天气已经很热,只
  有这样穿才感觉凉快一些。
  我妈妈走路走去的端菜,收拾桌子,收钱,全然没注意到Kevin一双邪恶的
  眼睛正死盯着她。甚至她压根就没注意到Kevin这个顾客跟其他顾客有什么区别,
  除了老王看到Kevin以后就告诉我妈妈不要收他钱.
  好容易忙过中午最忙的时候,我妈妈这才觉得膀胱胀的厉害,需要上厕所。
  她跟王太太说了一声,急急的往后面的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是男女通用的,一次只能容纳一人。我妈妈看到两间洗手间都没人,
  就慌慌的打开第一间的门进去。当她回身刚要把门关上,突然看到一个高大的黑
  人把门一推,跟着她挤了进来。我妈妈立刻惊呆了,刚说"Ex……excuseme",
  那黑人反手就把门关上而且反锁.
  不用说,那高大的黑人就是Kevin.他二十几岁,身高六英尺四英寸,光头,
  穿着脏兮兮的圆领T恤和牛仔裤,身体很结实,体重至少有两百多磅,身高一米
  六零,体重一百二十斤的我妈妈在他面前象小孩对大人一样,更不用性别和年龄
  的差异,使力量的对比更加悬殊。
  Kevin关门的一瞬间,我妈妈就明白要发生什么事了,她尖声呼救。事实上
  一墙之隔的厨房里的王太太已经听到我妈妈的呼救声。她没想到那个黑人会对我
  妈妈这样一个岁数足可以当他妈妈的中年妇女霸王硬上弓,不过她还是没有来救
  我妈妈。不但没有来救我妈妈,王太太反而把通向后面卫生间的走廊入口拦住,
  挂了一块木牌,上面用英文写着"EmployeeAccessOnly",这样别的顾客就不会
  到后面去,听到什么动静或者打扰Kevin的好事。
  事实上我妈妈刚叫了一声,就被Kevin一个巴掌打得噤了声,紧接着用墙角
  的抹布堵住了嘴。Kevin把我妈妈推到墙边,抓住她的吊带往下一拉,连衣裙就
  被扒到腹部,让她上体裸露,白色32C杯乳罩下的双峰高耸着。因为穿着吊带裙,
  我妈妈的乳罩是没有肩带的,Kevin双手往上一撸,乳罩就被掀开,弹出两只圆

  滚滚的雪白乳房,中间夹着深深的乳沟。我妈妈的乳房有点下垂,但绛红色的长
  乳头还翘着,周围褐色的乳晕隆起,等待男人的吮吸。可惜我妈妈长了这么好的
  乳头,好久都没人吮吸过了,今天便宜了这个黑人。
  Kevin把我妈妈裙子掀开,露出她白嫩光滑的大腿。我妈妈年纪虽然不小了,
  但身子保养得很好,尤其是衣服下面平时看不到的地方,没有脸上细细的皱纹,
  也很白皙。这么说把,把我妈妈头蒙起来,剥光衣服,说她只有三十多岁,也会
  有人信。她的脸蛋年轻的时候挺好看,是鹅蛋型的圆脸,现在虽然多了一些皱纹,
  也没有年轻的时候白,但还是显得比同龄人年轻,尤其在黑人的眼里.
  洗手间里的妈妈(二)「黑人辱母强暴帮派」
  经过一些力量悬殊的无用反抗,我妈妈的内裤被剥下来扔到地上,裙子也蜷
  成一团缩在腰间,她上体和下体的关键部位都已经暴露出来让Kevin一览无遗.
  Kevin一只手解开裤子的拉链,弹出一根可乐罐那么粗的大黑阴茎,鸡蛋大的龟
  头是紫红色的,从裤子里露出来的部分就有七英寸长,阴茎根部和阴囊、睾丸都
  隐藏在裤子里.
  我妈妈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阴茎,几乎要吓得昏过去,相对而言,我爸爸
  的阴茎只是小儿科,只有四英寸长,几乎只有Kevin的一半那么粗。虽然我妈妈
  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但Kevin插入的时候她还是感到近似初夜那种剧痛和胀得快
  爆炸的感觉.
  Kevin的龟头分开我妈妈的小阴唇和阴道壁,缓缓插入,一直顶到阴道顶端
  不能继续前进为止。我妈妈感到下身要被撕裂一般,阴道被撑得紧紧的。好在Kevin
  也正在享受我妈紧窄的膣壁对他阳具的强烈夹挤,并不着急开始抽插。
  我妈妈感到自己的下体开始发热,潮润,阴道和子宫渐渐适应黑人的阳具插
  入,开始分泌黏液。多年被压抑的情欲开始蠢蠢欲动,就连已经整整两年没有动
  静的卵巢部位(我妈妈已经停经两年)也开始因为充血而微微胀痛。
  而Kevin在适应了我妈妈的下体以后,也开始试着缓慢抽插。一波一波的摩
  擦快感从膣壁传来,我妈妈的下体更加潮润,阴道壁的每一个皱褶都舒展开了,
  兴奋的电流从子宫和卵巢穿来,传过被吮吸得酥软的乳房和坚挺的乳头,一直到
  达她的神经中枢。我妈妈不由得开始呻吟,连她自己都惊讶自己娇喘中透出的淫

  荡。苦守了几十年的贞洁就在这几分钟内荡然无存,精心保养的女性肉体居然被
  眼前这个肮脏的黑人糟蹋,而我妈妈羞愤难忍的内心之中居然荡漾着春情的漩涡.
  就这样在缓慢而持久的抽插中,我妈妈被一步一步无可挽回的推向边缘。她
  从内心里痛恨自己的肉体,鄙视自己的反应,但她的身体不听使唤的随着抽插扭
  动,双脚不自觉的拍打着Kevin的臀部。
  一浪接一浪的快感终於把我妈妈吞没在里面,她大汗淋漓,酥乳一阵痉挛从
  子宫深处发端,僵直了她的身体,身体仿佛漂起来一样,全身的血管好象要爆开,
  一阵急促的呻吟过后,身上顿时软下来。
  我妈妈的下身此时已经洪水氾滥,Kevin的阴茎插在其中发出噗哧噗哧的声
  音,淫水四溅.很快的,刚从高氵朝颠峰下来的我妈又被推向另一个更高的高氵朝,
  接着又是一个……
  其实抽插只持续了不到二十分钟,但对我妈妈却好象经历了几辈子,高氵朝一
  个接着一个,她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过去又活过来几回。眼前这个年轻的黑人仿
  佛有着用不完的力气,我妈妈身体的剧烈反应激起了他征服的欲望,他一次又一
  次的让我妈妈发出来自子宫深处的呻吟,贪婪的吮吸着她的乳头,享受她的子宫
  口对他龟头的吮吸却故意不射精。他控制着节奏,让我妈妈欲罢不能的整个身体
  套在他的阳具上,一次又一次在关键时候用力抽插,把她推过临界点,然后享受
  她下体失禁般的淫液,再次滋润他的阳具。
  到后来,我妈妈的高氵朝一个接着一个,中间相隔不过几十秒。
  终於,Kevin有了快射精的感觉,他於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插在我
  妈妈骚的阴茎因为大量充血而随着脉搏跳动,我妈妈已经气若游丝,垂着头,披
  散着头发,靠在他肩膀上。
  Kevin最后一次把坚硬的阴茎深深顶到我妈妈下体深处,马眼正对着子宫口,
  低声吼叫着喷射出精液。我妈妈的阴道和子宫里顿时充满了他乳白色的粘稠精浆.
  我妈妈知道他快要射精,虽然自己已经停经两年,不太担心怀孕,但内心深处
  还是极不情愿,但让她惊讶的是,自己的屁股居然不听话的贴上去,好象深怕黑
  人插得不够深一样。随着小腹里面感觉到热乎乎的精液喷射在上面,她又再次不
  可救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